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协会主席副主席 > 详细内容
副主席兼北京市分会会长:王登武(书法)
发布时间:2014-1-1  阅读次数:3202  字体大小: 【】 【】【
 

香港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   副主席  王登武

中国翰林院书画家协会  北副主席兼京市分会会长

1966年生

书圣王羲之第62代后人,笔名齐人,号妙法居士。

现任:

香港国际华人书画家协会   副主席  王登武

中国翰林院书画家协会  副主席兼北京市分会会长

央视高级编审,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五台山佛教书画院院长、

中国北京西山佛教书画院副院长,

道合国际艺术总顾问,

中央电视台书画院院士,艺术指导,

清华、北大、传媒大学书法特聘教授,

2012年当选中国艺术家协会副主席,

国家少年基金会特聘艺术家(享受政府津贴),

人民文艺家协会顾问,

国家文史馆书画研究员,

外交部国礼书画家等。

手机:13641017356

 


中国当代书道大家——齐人王登武

2014-01-17 08:36 | 中国新闻热线 | 
我要分享
    【中国新闻热线北京讯 】2014年1月11曰报道   中国著名鉴赏家,收藏家,中国古代陶瓷艺术研究院院长,十届,十一届政协委员赵群先生,及力推崇的齐人,当代著名书画家,原名王登武,资深记者、文化学者,号半痴山人,有中国五台山佛教书画院院长等诸多荣砚。
    齐人近一时期来创作的书法作品很值得称道,那一张张抑扬自标,有如傲雪凝竹,磅礴霄汉,中天飞虹的书法图像,那种势不可遏的态势,令人激动,如同往昔看到类似于这种彰显笔墨个性的作品一样,有一种景仰,这种景仰是旅者登上高山,触及白云时,才有的感觉。又如同欣赏一曲美妙的古典名曲后悠然而生的痴醉愉悦。
    孙过庭说,“观夫悬针垂露之异,奔蕾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重若崩云或轻若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似初月之出天涯,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理,有非力运之能。”不同的是,齐人先生并非在书坛圈里受人顶礼而浪得虚名的大家,齐人先生原本是一位央视记者,虽然早于99年就加入了中国书协,而且是中国文化院最年轻的书画研究员,诸多虚名中他更喜欢五台山佛教书画院的职称,参加活动他仍然以“业余”书画家自居,实际上,京城当下书法大家中,齐人可谓是尽人皆知的中青年草书名家,靠了他的实力,他的书法早已几年前就在海外声名远播了!
    书法家或得于家范嫡传,或拜与名门之下。齐人先生,似乎受到书法因缘的锦裹——他少时的书法幸得一名法号野云的和尚悉心指教,后得山东书法名家进士门裔出身的王观五先生受业。同时,考其祖谱,乃系书圣王羲之门嫡第62代。齐人书法造诣之所以有今天的成果收获,他的书画作品之所以不同凡响,震撼人心,皆的少时文化土壤的滋养。于佑任先生说过:书画家都是需要一些天才的。我知道,齐人先生是十分刻苦的具有才气的书者,当然他的艺术天才在他艺术行走的进程中赋予了许多超人的悟性。
  我们常常将齐人的名字和他的书法绘画联系在一起,原因自然是他在现代绘画书法领域痴迷不息的探索精神,当代书法家中多数人水平是不够高的,形成了当代书画艺术的低潮期。齐人先生对于当代物质的高度发达而文化的相对低落十分焦虑,他认为,弘扬当代文化是全社会共同责任,艺术家义不容辞,责无旁贷!我们对于过去艺术的过度炒作,而对当今艺术的长期排斥,是不正常的社会病态,我们更应该多关注当代艺术的成长,一个懂得健康的吐故纳新,革新创造的民族才有希望!他说,我们对于昨天的某些标签艺术需要适当的删除和遗忘,一幅画炒到几千万甚至数亿元这不是民族艺术的幸运而是对民族艺术的残酷扼杀。我们过度的崇拜几棵大树的愚昧结果必将导致文化沃野的荒芜和沙化。 齐人先生是一位富有艺术创造和想象能力的艺术旅者,这种想象的实力往往是漫长的承受力和天才的不断进取精神相际会后天养成,只有在艺术实践的跋涉中天才的寻找到前进路径的人,才有理由获取成功的资质,重要的是他有理由能够引领现代绘画现代书法在表现性上的不断开掘,以其崭新的艺术思维去刷新腐旧的创作观念,给予当下艺术创作注入新的生机。
  事实上,我们关注齐人对于当代书法的艺术实践,已经不是近年的事,翻检其以往的作品集,不难发现,其看似清虚寂寥,波澜不惊的书法迹象,实际上正孕育着一个高贵品质,完全独异于艺术前人的书法生命的诞生,如果将其早期的书法比喻火山爆发前底层熔岩的涌动与能量的聚集,那么,齐人书法如今以强势的姿态和独特的面目出现,也就不足为怪了,他所表现出来的毅强果敢的书法生命图像和平衍旷荡的特质,让人惊奇,叹为观止。
  齐人早期的书法,有着不可思议的运行轨迹,呈自由萧散的意味,和我们现在看 到的是炯然不同的,如今,齐人书法在结构上多了卓诡变幻的形式意味,这种书法语言递变,是齐人原创意识的体现。作为一个致力于当代绘画的顶尖资深艺者,齐人在艺术上的探索是不遗余力的,多层面、多角度和多方位的艺术创造,形成了齐人艺术视角的审美宽度和深度。他是一个对传统艺术有着刻骨铭心的惦念与情感念想的人,他曾言:书法艺术必须坚守传统的基因,书法是文学的书法,书法是韵律的流淌,书法是人格的修炼,书法是人生的感悟和哲学的思考。
  古人讲,书法是大道,非壮夫所为。书法——没有比在艺术天地中耕耘书画更能净化自己的心灵书画的事情。齐人的这一内心独白让我们看到了他的艺术定位和艺术趋向,也构成了其整个艺术体系的主要内容与形式框架,那就是扎根于民间艺术,又以浓烈的人文情感来彰显这个民族独特艺术的魅力,而书法这一传统艺术自然也成为了其触及和探索的一个领域。许多在传统绘画领域有所建树的画家,他们的艺术触角大多都停留在如何经营好本身的艺路上,艺术探求的路数因人而已,齐人则不然,对于传统艺种的极度好奇和内心情感的炽热,使得他更乐意去接受,并实践于和传统绘画有着千丝万缕之关系的书法,即广义上的汉字艺术,这一中国特有的文化艺术现象。就齐人先生本身的绘画语言而言,其灵变的线条与传统书法存在着互融互补性,这仿佛使齐人一开始触及到汉字,就表现出固有的书写秉性与特质,并很快融入其中,他对书法的极度敏感,与其说是与生俱来的,倒不如说是他骨子里深邃的民间意识,如同他的绘画,稚拙与质朴,又充满着野逸的视觉张力。于齐人而言,他需要写唐楷汉隶,也需要谙熟传统的受业方式,作为一个长期浸淫在浩瀚的传统里,享受着传统文化的滋养,中国千年的艺术精髓随着他笔尖的任意驰聘,已沦肌浃髓般地深深流淌在他的血脉之中,书画同源或许在具有超强融汇能力的艺术家面前才是相融贯通的,齐人只需要通过自己的表达方式来诠释他自己心中的汉字艺术,如果我们仅从传统书法的审美形态或当下通常的评判标准来量化齐人的书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也是不公允的。
  齐人是一个艺术强者,他是幸运的,他在许多诱惑面前,清醒的放弃,毅然的选择,注定要幸运的跨入艺术殿堂。当然,齐人也没有幸免不幸,他在生活中遭受的打击是不同寻常的,甚至是极为沉重的,他不畏强权,刚正不阿的个性和磊落耿直的品格,导致了邪佞者的攻谴和嫉妒。但是,齐人没有被打倒,他坚强的挺立,鄙夷和傲视世间的所有阴暗,昂首做人,昂然作艺。他以自己的努力,捍卫尊严。他认为,一个人可以被污蔑和诋毁,但决不可以被污染,只要有一线阳光,他就会拥有生存的方式和无穷的生机。齐人这种纯粹的人品力量,不可能被雾霾笼罩,他蓝天般的胸襟只能变的更加澄澈。磨难可以增加睿智,齐人经历许多磨难后,使他变成了一个思想者,他对人生对于传统书法的解读立场,是以一个当代人的审美意识和高度自觉的态度来阐述他的艺术行为,表现他笔下丰厚而异特的汉字形貌,这种坚守传统模式下的书法探索,是具有特定方向的风险性的攀登,但对传统思维的创新精神和力图彰显现代书法鲜活的表现意识,令他执着不已,一意孤心,他自信“在浩如烟海的现代艺术之林里,一定能够漂泊到彼岸而无畏地奉献才华和忠诚”,他坚定的认为自己所探索的一切艺术形式“即使为一些人所不屑,我也不会遏阻前行的足迹。”这种性格上的倔强,是齐人的书法和绘画充满着内心的激越与真挚的呐喊。
  在当下,将书法行为置于根盛叶茂的传统书法的语境中,进行大胆的创新,是必要的。也许会显得很孤立,也时常饱受争议,贬多褒少已经成为一种常态,但,人们似乎又有点纠结与不安,既高呼书法的创新意识,却又对以表现笔墨构成图墨守成规,陈旧的审美观念和自我矛盾的心理状态在左右着我们一贯的审美和行为方式,或无法分辨书法真正之本意,倘若艺术还要进步,书法还要出新的话,这种思维模式是很可怕的。当下有许多人在摸贴,甚至有人以为只有酷似效仿古代碑帖才是正道。齐人认为,摹写碑帖是需要下工夫的,但是,法无成法,书法是有生命的艺术,是科学的结构和构图体系,如果过于僵死的临摹,书法就不会有发展和创新。齐人以其自身的书法创造和艺术诉求回答了这样一个现实而直观问题,在齐人的作品里,我们更多看到的是一个有着很大抱负的思想者,在追求书法艺术的原创性和构建自我书法生命意识中的殚精竭力的大作为。
  我们可以确信,齐人的书法特征是野逸的、张狂的,甚至出见佛家虚空妙有,飘逸持重的风范,这或许与他长期追随佛法密不可分。事实上,齐人的书法带有个人鲜明的情感色彩和独特的书写标识,他的表现语境特立独到又不是法度,齐人是一个画家,他用画家的视角和表现线条的独到方式来解构汉字有意味的形式,肯定前人传统模式,但他的书法创作决不沿袭前人的脚步。当我们审视他的笔墨构成图式,应以更贴近其真本的艺术个性和对原创性书风主观追求的角度予以关照。齐人的书法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充满内涵,但他没有完全脱离具体文字构架来追求所谓的自我意识,他大胆的创造文字构造固有的“顺理成章”的组合关系,字之大小,字与字间的离合,或与空间形态关系以及线条的虚幻和节律关系,都成为齐人书法中赖以表现其特立语境的生存要素。
  在齐人作品中,夸张和变形的手法是其运用最多,也是最突出的创新模式,这一核心手段可以说是贯穿现代书法中最本质的表现语言,齐人有“变本加厉”之势,却丝毫没有故意的叛经离道。如果为夸张而夸张,为变形而变形, 不是书家的睿智之举,齐人的书法很大气很舒畅很饱面甚至很优美,更重要可贵的是,齐人的书法很具有文人书法的卷帙气,给予读者的阅读愉悦,充满神奇魅力,这种书法似乎和某些古人书家相通,但又迥然不同。相信信他可以找出很多条理由来诠释这种手法的合理性,但关键还是在于他对传统书法书写模式的反思,是其内心自我审美需求和情感的自然反应,强化构图的现代意识 拉开了与传统书写的形式距离,凸显原始的,本能的,带有几许民族旷野的味道。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一种“忽作风驰如电掣,更点飞花兼散雪”的书法景象,宏肆壮阔,强调作品的视觉构成性和内在的生命图象,挥洒之中的强势秉性与图式的烂漫抒情性,高度统一在刚柔相济、变化多端的线条和充满虚幻意识的语境中,令人以遐想或幽思,赋于以作品更多的现代审美意念,最大限度的展示当代书法语境的多元性和时代性。
  以齐人草书为例,通篇字形呈欹斜构成,这种取势方式在齐人的作品里占据多数,斜正之态,作为非常态化的构图方式,能第一时间引发观者视觉上的冲击力,令观者有驻足而视的强烈心理反应,这是齐人的书法风格,也是齐人书法语言的一个强烈符号。具体到章法构建与演绎独立的书法图式上,更是彰显了其不同凡响的艺术才华和独到构思。审视其作品,结体都有肆意变形的倾向,又合乎与整个章法的空间构成之要求,结构的收放节律,线条的恣意挥洒以及墨趣的多重变幻,都以激情四溢的状态倾注其笔端,这种极度跌宕亢奋,充满绮思的呈现方式,且过程的随机性,不可预知性的变局能力,不是一般书家所能企及,必然是有相当智慧和具有敏捷思维的人才能完成,瞬息万变的书写过程中对字的形与势的掌控能力,齐人得乎于心,应之于手,字里行间,线条多如追风逐电,天马行空,这得力于齐人深厚的绘画底蕴,及对线条很强的驾驭能力,他是在用绘画的笔墨技巧构建其特立独行的书法语言和形式符号,故在处理诸多构成关系上,似乎一切的笔墨运筹和操控手段都在齐人的意料之中,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我们有时很难断定他的整个创作过程是如何的作到匪夷所思,但他所呈现的书法图式让我们感觉到,笔墨在他的手里可以演绎得如此这般神奇,这般汪洋恣肆。
  我们不得不承认,在齐人所有的作品里,他对于文字的解构手段是非常独到的,且大胆,甚至于“妄为”,这是由他的艺术气质所决定的,出自于他笔下的字形结构会出奇的诡谲多变,千态万状,有线条浓淡和虚实,有字形参差,也有为追求构图大块的疏密对比施以的结构多重,也有字与字之间结构的互相嵌入、穿插、挪让等,但又不是一种简单的形式累加,而是合理的布白中将整个字形的离奇变化,与整个章法的空间形态相呼应,构成了多度空间的书法意味,大格局下,又不忘线条或虚实之间有精微的连接,这样就有了细节的笔墨变化和意蕴的滋生,在大尺度的错落中,隐藏着是奇态无比,又耐人寻味的生涩与古奥 ,仿佛散发着浓烈的悠远意境,齐人用它他最朴素,又最能凸显视觉张力的方法告诉我们,书法是可以这样写的,艺术情感是可以通过这种想象的方式来释放。看似烂漫真率,却是惨淡经营,而无丝毫造作之嫌;看似放浪不拘,却是孤标独步,而无任何涂鸦之意,无论是“朵云”离奇结构的变幻和“穹思”虚幻飘渺的空灵,还是“其格”如天马脱衔般的飞扬,或粗头乱服,都可以看出,书者在汉字的表现性上有着常人少有的灵性和胆识,前者是天赋,后者是实现天赋的内在强大支撑,他可以毫无顾忌地任意表现笔墨情趣,层层的去探视多重构成元素在现代书法中的运用,常以非理性的行为模式,来完成作品的创作,富有灵性和智慧的表现性,是书者游离于传统书法常态的根本,成为一种不可复制性,不可侵犯性的标识,在齐人先生作品里,字法的解构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玄机,营造了近乎于虚幻、迷离、难以捉摸的视觉影像,甚至文字的不可释读性,而这正是齐人书法总体上给人以另类感觉之所在,似乎齐人并没有故意去强化这种虚幻影像的高深难解,他想要表达最本质,最原始真趣的艺术感觉。
  齐人崇尚自然书法,他表现书法的真意,并非使人人明白他写了些什么,而是以一个艺术家特有的行为方式来营造现代书法自由翱翔,天人合一的生命精神,来体现他朴实真率的艺术情怀。苏珊朗格在《艺术问题》中曾经阐述:“艺术是一种技艺,然而这种技艺所要达到的目的却非同一般…..它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一种表现形式—— 一种诉诸视觉、听觉,甚至诉诸想象的知觉形式,一种能将人类情感的本质清晰地呈现出来的形式”,艺术创作是一种很独立的、相对主观的个人艺术行为,它可以不顾及整个社会和人的感观,而忘乎所以。但又不能完全脱离现实社会的审美需求与愿望,齐人作为一个极有艺术个性的当代艺术家,他个人的艺术行为自然会引发人们的高度关注,况且,他的书法创作带有明显的高端文雅性,他的主观意愿是要引发人们对于当代艺术的正视与尊重,表现形式的差异化,从根本上诠释了现代艺术在当下多元化,多视角的艺术文化背景下生存的必然性和生存空间的宽广性,需要我们理性、公允、客观地的看待当今书法群落所具有的风貌,而不至于继续偏执。
  应当承认,当代书法在当下的生存条件是比较苛刻的,甚至有点孤立。然而,当代艺术家都会经历一个漫长的认知过程,当代书法的生存语境同样如此,欣慰的是,我们已经看到,齐人书法具有变革性的创造,以自身的力量证明了这苛刻的生发环境背后存在着巨大的能量,换个角度看,苛刻也意味着人们对于当代书法的要求越来越高,甚至超过传统意义上的书法那因循相习的规矩。纵观齐人书法,十分的酣畅和气度,还有几许霸气,这种书法特质的锻造,不是书家刻意求之,而是其与众不同的艺术思维方式和固有的精神气质所赋予的。齐人很自信,他相信自己的艺术眼光和判断力,现代绘画的巨大成功给予了他在现代书法中高屋建瓴的艺术的构想,他要在汉字的书写行为上延续并扩充他的构想。他很自强,扎根于传统民间的艺术土壤,培育了其刚毅的性格特点,他虔诚于民间艺术,喜欢那种原始的,充满灵气的表现形式,甚至很生态型的构成语言,但他又是一个桀骜不驯,内心充满狂越,充斥逃逸的艺术家,我们很难确定他接下来会怎么做,但凡做了就会让整个艺坛为之惊喜或震撼,能够融汇各种形式语素,来构筑一个崭新的书法概念和形态,就是一个明证,这在他的绘画作品里,同样清晰可见。所以,自信和自强的秉性,是齐人艺术赖以存在的精神支柱,他钟情于当代书法的风范,他要走前人不曾走过的路,很激情的去开垦,因为这片不曾开荒过的原始荒野,孕育着巨大的植被潜能,很多人没有看到,也没有想到,也或许想到了,但没有胆识去做,齐人看到了方向,他用自己的语言和智慧“最有力的体现了艺术的自由本质和人的创造本性”,这就是艺术视力——艺术不是先发现目标,而是先发现方向。我们期待齐人先生的艺术成功,更其待他更好的作品问世。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中国民族博览翰林院文化委员会  中国翰林院书画家协会   中国上海市张杨路628号(上海业务部)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乙11号梅地亚中心B座1301室
                                                    豫ICP备16028300号 -2 

 

          电话: 15901001889
    邮箱195395198@qq.com